首页 > 恐怖灵异 > 开顺:1644 > 第八十七章:洛阳之战(四)

第八十七章:洛阳之战(四)

目录

    
                  阴冷的寒风席卷了洛阳城,正月十五日后,洛阳的温度再次骤降,而城墙上的士卒得不到粮食的补给,整日吃的都是稀粥汤水,也没有棉衣,顶着浑身的冻疮在城墙上打灯巡视。

    可以说洛阳的士气已经低迷到了一个极点,可惜,吕维琪等人对洛阳士气还是没有清晰的认识,他们确实也在思索解决的办法,但始终不见成效。

    比如,福藩那里拿不到钱,吕维琪就把主要打到了城中的士绅豪族之中,希望从他们那里榨出钱粮跟银子来。

    但士绅豪族也不是傻子,各种理由推诿扯皮,或者拿出数十两银子应付了事,吕维琪虽然气的牙痒痒,也奈何不了他们。

    这些豪族,或是有子弟在朝中为官,或是本来就是朝廷致仕官员,逼迫也逼迫不得。

    荒诞的是,通过募捐得来的几百两银子,远远不如这些士绅豪族向吕维琪行贿的数目,豪族们似乎更乐意拿出钱财来行贿,也不愿意拿来募捐。

    原因倒是也简单,若是他们真的募捐了此次,按照大明的尿性,保不齐就往死里压榨了,到时候捐还是不捐呢?

    大明虽然倡导士绅优免,长期放纵士绅豪族,可实际上到了崇祯年这个政策已经在动摇了,不要觉得崇祯朝廷是傻子,活生生的看着自己被这些政策拖死,但实际上,崇祯朝的大明已经在调整很多政策了。

    只可惜,已经腐朽彻底的官僚架构,支撑不起这样的变革了,无论是征收矿税,还是逐步废除士绅优免,以及减少藩王俸禄,这些不需要穿越者去做,崇祯自己都在做。

    崇祯初年的矿税征收甚至已经达到了八十多万两,跟臆测的东林阻碍矿税商税征收相去甚远,作为对比的是万历年间矿税征收才四万两出头,足可见崇祯朝已经为了财政不择手段了。

    问题从来不在于谁阻碍崇祯改革,真能阻碍他就不可能换内阁换的那么勤了,说白了都是后世为了帮他洗白丢出来的锅,问题的核心在于,大明腐朽的体制已经丧失了改革的活力。

    另一个恐怖的事情是,改革不彻底就是彻底不改革,不彻底的改革不仅不能带来改变,还会将原本统治阶级的拥护者动摇,明末清末都是这个情况,崇祯的动作,已经让不少士族和地主开始动摇,士绅优免的逐步废除跟日益加重的土地税收,让官僚阶级的忠诚度下滑。

    正如晚清搞的宪政改革最后葬送了自己一样,明末的系列改革也直接埋葬了明王朝,到崇祯十四年的时候,便是这些后果彻底爆发的时候。

    洛阳筹不出钱跟粮食,士卒们在城墙上挨饿,而与之成鲜明对照的是福王府的灯红酒绿以及诸位士绅豪族的夜夜宴会,每日光是浪费的酒肉都是不可计数

    也就是在这个时间节点,闯军也调整了战略,他们带着热乎乎的馒头来到城墙下面,示意明军用竹篮将这些馒头运上城池食用。

    在明军错愕惊异的眼神中,闯军说出了李炎教他们的话“同为黎庶,何相戕害?公侯王孙,宴饮无度,庶夫黔右,饿死于郭”

    这记心灵上的爆杀,彻底给明军干沉默了,看着城墙下除了衣着跟自己别无二致的闯军,看着他们同样因为劳作和暴晒而满是老茧的手,这些明军再也不能拉开弓弦对着他们射击了。

    接下来的两日,事情就变得更加喜剧了起来,闯军不时会带着馒头来城墙下提供给明军,而明军也越发厌恶城中的贵族豪富,纷纷在城郭上跟闯军进行聊天,聊天的内容起初还很保守,多集中于女人跟家乡的故事。

    慢慢的,随着这些话题的展开,不可避免的涉及到了政治,明军早就看城中的贵族们不爽了,言语之间更是多有诋毁不满,闯军就是干造反的,一来二去双方居然聊的兴致勃勃,言语内容也越发大不敬起来。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一句口号也在整个洛阳城的守军中流传开来“王府金钱百万,食粱肉,而令吾辈枵腹死贼乎?”

    这口号冲击力太强了,也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很快就在洛阳城流传开了,洛阳的士卒听到这句口号无不痛恨切齿,以手指福王府骂道“若得时,剐其肉佐酒乎!”

    洛阳的士气这个样子,难道没有人弹压吗?

    答案是没有,王绍禹整日流连城内,并不到城郭视察,手下的亲信如罗泰、刘见义等人也是来城郭走走过场就完事了,实际上的指挥还是交给了中下级的军官,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李炎是不可能攻城的,也就不用那么上心。

    中下级的军官则对闯军跟明军的暗中交流坐视不理,俨然一副顺其自然的模样,自然士气的崩坏就不可避免。

    直到这一日,几个心中郁闷不已的士卒再也难以压制内心的怒火,拿着刀子跑去福王府强奸了福王府上的几个婢女,还将写的歪歪扭扭的口号贴在福王府的大门口,这才让这件事被揭了出来。

    得知此事的吕维琪虽然心中惊愕,但还是不认为到了多么严重的地步,当即要求王绍禹去妥善处置此事。

    王绍禹应命而去,然后事情就彻底走向了失控。

    王绍禹处置的方案很简单,先是在军中大肆搜捕这些作乱的士兵,可惜现在士卒们铁板一块,他居然搜不出来,一怒之下,王绍禹下令将下级军官全部集中杖责,算是为福王出了口气。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王绍禹意外得知了明军居然在跟闯军进行交谈和交换食物,这让脾气火爆的他彻底爆发了出来,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是他决计不能忍受的。

    于是乎,王绍禹当日就下令逮捕了五个跟闯军日常交流的士卒,然后命人将他们捆在木杆上,用长矛刺杀。

    不仅刺杀还召集了所有士卒围观,并且指着这些士卒警告道“若再有应贼者,同此例!”

    自以为得计的王绍禹很得意,却没注意到士卒们看向他怨毒的眼神,不给粮食,杀我同僚,岂不是要将我们逼上绝路?除掉杀人立威外,王绍禹还命令刘见义去收缴从闯军哪里得来的馒头,同时罗泰协助王胤昌去城头追查那句口号的来源,按照他的说法,以此乱军心者,非凌迟不可!

    处置完这一切,王绍禹自信的离开了,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些乱兵被这样一震慑便会老实上相当时日,只可惜,这次他想错了

    入夜,士卒们的怒火已经被点燃起来,可惜的是他们缺少一个带头的人,没有带头的人他们便是一盘散沙,一旦有人起头,那么瞬间就会变成滔天巨浪。

    带头的人当然有,此刻在城墙下的一间民房里,田虎、任继荣、顾复光、孟长庚等人正肃然谋划着,伴随着摇曳的烛火更显得颇有史诗感。

    “王绍禹已经得知了我等的操作,此番弹压却反而激起了士卒的怒火,若是今日动手或可成功!”田虎一拳砸在案几上说道。

    没错,前些日子的操作,包括那些口号都是他们传出去的,要的就是彻底点燃底层明军的怒火,只有借助他们的怒火,才能将这洛阳城焚烧殆尽。

    “可现在王胤昌跟罗泰都还在城墙上,此时动手会否风险太大?”任继荣皱着眉头说道,王胤昌跟罗泰能力不强,但是毕竟官身很大,万一震慑住了士卒他们可就惨了。

    “王绍禹今日都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了,难道还有士卒不怨恨他们吗?任兄,你多虑了!”田虎盯着任继荣说道“俺可以保证俺麾下士卒都能起事,任兄如何?”

    任继荣咬了咬牙说道“俺也没问题!”

    “顾先生,您是李观军的人,接下来怎么做,俺们还是听你的安排。”任继荣想了想,转头看向了顾复光,顾复光此刻倒是脸色平静,眼里只看的到摇曳的烛火。

    “今日动手。”顾复光淡淡的说道,直接给此事定了调。

    顾复光都这么说了,任继荣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拱手道“还想请问先生,如何个做法?”

    “依某观之,城头的明军已经到了极点,只需一点火星便可引爆,需得一人带头,二位将军可定下谁去?”顾复光扫视了一圈说道。

    任继荣跟田虎对视了一眼,却不说话,原因无他,这风险可就大了,若是事情不成,他们可就难逃一死,当然若是成了,那便是首功。

    见二将犹豫,顾复光眉头微微皱了皱,却没想到到此时还在犹豫,当即开口便欲劝说,却听到一阵浑厚的声音传来“俺愿去!”

    三人扭头一看,正是田虎的亲信,孟长庚,只见孟长庚双手抱拳,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顾复光。

    “你?”顾复光一愣,颇为狐疑的看了田虎一眼,似乎在向他询问这不是你的人吗?

    田虎也是一阵错愕,而孟长庚却不卑不亢的说出了自己的理由“男儿功名马上取之,今日愿自取富贵耳!”

    顾复光听到此话便是明白了,孟长庚是不甘心一直屈居田虎之下,所以想着凭着这个功劳往上走一走。

    田虎闻言脸色却是不好看了,但当下又没人愿意去,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不满的斜睨了孟长庚一眼,然后不再言语。

    。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