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压金枝 > 【全文完】

【全文完】

目录

    第61章

    从前世至今, 哪怕是君扶初见单容瑾的那个雨夜,她都没有见单容瑾这么狼狈过。

    “你怎么了?”君扶惊讶地走近了两步,可很快脚边就落下一个枕头, 是单容瑾朝她丢过来的。

    “别过来。”他的声音十分嘶哑,君扶几乎辨不清这三个字了。

    片刻之后,君扶突然觉得单容瑾这样子根本不像是生病了, 他双目猩红,额间还布着细密的汗, 再加上这房中四处的血痕,倒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之前君扶确实是很讨厌单容瑾的,巴不得看到他的种种不好, 她恨极了他。

    可是在单容瑾答应救谢回昉之后,她已经没有那么讨厌单容瑾了,其实说白了他们只是一对怨侣而已,她不喜欢单容瑾, 单容瑾也不喜欢她,好聚好散便罢了。

    君扶看着单容瑾快要干裂的嘴唇,忍不住倒了杯水送了过去。

    “你很难受吗?”君扶轻声问。

    单容瑾抬手过来,他似乎是想一把打掉君扶手里的杯子,可抬眸看清来人是谁后又瞳孔骤缩, 收回手去把自己藏了起来。

    “不必管我。”单容瑾抿唇道,“这里是污秽之地,你还是快走。”

    君扶欲言又止, 最终还是没再强求, 她把水放在单容瑾手边的凳子上, 最后看了单容瑾一眼便转身离去了。

    走出承礼殿后,君扶问劲风道:“太子殿下这样多久了?”

    劲风如实回答:“今年夏日里便时有发作, 向来平稳,可到腊月十四那日后便突然严重了起来,再也不曾停过。”

    “你们没找太医给他看看?”君扶意外,单容瑾是个极顾体面的人,鲜少在外人面前流露过什么情绪,他能在自己房中作乱成这样,那必定是剧痛难忍才会如此

    可前世单容瑾根本没有得什么病啊。

    “说了。殿下不允。”劲风回了。

    单容瑾自己的医术可比太医院那些人都高明多了,他许是清楚自己的状况也未可知?

    君扶皱了皱眉,不好再在此事上多说,带着含春离开了。

    等到了马车上,君扶脑中却忍不住滚出劲风的话来——夏日开始的,腊月十四加重了。

    腊月十四那日,不就是她带单容瑾去谢家救谢回昉的日子吗?

    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小姐,咱们去哪儿?”含春道。

    君扶本就是为了躲家里人出来的,她原本打算去确认一番君荷的事究竟是不是他做的,可是看到单容瑾那个状况她又问不出口来,现在时间还早,她自然不会回君府去。

    “去谢家。”君扶道。

    单容瑾留下的药都在她这里,这是谢回昉的药,留给别人她不放心,一直自己贴身带着。

    上回谢回昉吃过便见了奇效,君扶欣喜不已,便也一直没有查过这药丸究竟是拿什么做的。

    为什么太医院的院判都束手无策,单容瑾只给了这么些丸药就有了那样的奇效呢?

    疑问和好奇心一旦被勾起,便会越来越重。

    经过一家药铺时,君扶出声吩咐道:“停车。”

    她下了马车,走近药铺,里面的伙计见她衣着富贵,立马热情地迎了上来。

    “不知贵客有什么吩咐?”

    君扶递给他一枚丸药,“郎中在吗?烦请他看看这药是用什么糅合而成的。”

    伙计先是应了一声,随后又把药丸凑到鼻尖处闻了闻,笑道:“贵客,这实在不必惊动我们先生,这就是普通的甘草丸,我都辨得出!”

    君扶怔了怔,“甘草?”

    “是啊。”伙计进一步解释道,“补脾益气、清热解毒都可,不过这种丸药治不了什么病,功效不大。”

    “你、你确定吗?”君扶拿出药瓶,把里面的东西倾数倒出,“这些都是甘草吗?”

    伙计抓着辨了辨,肯定道:“没错,都是甘草。”

    “你你将郎中找来,我要听他说。”说着君扶在柜台上放下一锭银子。

    伙计本来都想拒绝了,这个时候郎中在睡午觉呢,何况就这点小事,怎么就至于惊动郎中了?不过在看到银子之后他很快转身去里面叫人了。

    不多时,郎中被找来,依照君扶的吩咐一一辨认过那些药丸,最后得出结论:“我这小徒说得没错,这些都是甘草无疑。”

    甘草这味药,时常与别的草药混用,可谓用途广泛。

    可是若单拎出来,它甚至都算不上是一味药,只起一点微乎其微到忽略不计的作用。

    君扶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乱乱的,所有的线索都拧成一团

    如果药是假的,那谢回昉的病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的确确是好了呀。

    腊月十四

    “折回东宫去!”君扶转身上了马车,想起单容瑾的状况,她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荒谬的猜测,荒谬到说出来没有人会信的猜测。

    马车驶向东宫,前后不过一个时辰,劲风见君扶又回来了,心中觉得奇怪,但还是向里面通报了一声。

    单容瑾已然重新沐浴过,他自然知道君扶来的用意,无非是为了她那个妹妹的事。

    他换了新的衣服,让下人将殿内的狼藉收拾干净,又熏了燃香去除殿内的血腥味,便只等着君扶来了。

    因为得了单容瑾的吩咐,没有什么人拦着君扶,她顺利走入承礼殿,看见殿内已经被收拾干净了,看见单容瑾坐在案边神色憔悴。

    “你要问什么,只管问就是。”单容瑾道。

    君扶看着他,微微走近两步,她实在无法忘记方才单容瑾的模样,狼狈得无以复加。

    “谢回昉的病,究竟是怎么好的?”君扶一边问着,一边细细观察着单容瑾的神色,然而他只是垂着那双阴郁的眸子,旁的什么表情都没有。

    “自然是吃药。”他道。

    “你觉得我来问你,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答案吗?”君扶敛紧眉心,“我去问过了,你的那些药不过是甘草而已,谢回昉究竟是怎么好的?单容瑾你究竟做了什么?”

    “你觉得我会做什么?”单容瑾反问,“他至少是我舅舅。”

    君扶当然不会觉得是单容瑾做了什么有损谢回昉的事,因为谢回昉本来就时日无多了,他们都是重生而来的人,都知道谢回昉会在哪天病死。

    可既然不是药,那谢回昉的痊愈定然是用了别的法子。

    君扶看着单容瑾,轻声道出了自己的猜测:“你是不是用什么法子将他的病症转到了你自己身上?”

    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发现单容瑾的身形些微僵了一下,很细微,但她还是发现了。

    如此,君扶便知道了结果。

    “你做了什么?”她近前两步,眸中带着不可思议,“你会不会死?”

    单容瑾的口吻淡淡的,“他一个将死之人,还不用抵我一条命。”

    这样的回答便无异于默认了,君扶虽然自己也是经历了一回重生的人,可这样的事还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这种事,也是可以互换的吗?单容瑾是怎么知道的?

    可他之前不是一直都没有救谢回昉的打算吗?他都没有去看过谢回昉。

    那他这样做是为了

    “你是因为我才救他的吗?”君扶问道,她说这话的时候连自己都揣着满满的怀疑,单容瑾分明是不喜欢她的啊,怎么会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

    难道是因为前世的事,单容瑾心怀愧疚?

    可现在,单容瑾已经知道全部真相了啊,在救谢回昉之前,他就全部都知道了。

    单容瑾动了动手指,他仍然不想放下君扶。

    没有人知道,前世其实是他对君扶一见钟情的,在他们成婚之前,在那个他十分狼狈的雨夜。

    可是这份感情终究是被他自己给毁了,他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对待自己喜欢的人,他根本什么都没有说,却无端发火,将君扶推得越来越远。

    时至今日,单容瑾才恍然明白,他喜欢君扶,那是他自己的事。

    君扶既没有必要因此做出回应,也没有必要也爱他。

    “不要多想,回去罢。”单容瑾道。

    他好不容易等到君扶对他的态度有所好转,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说些得寸进尺的话惹君扶生气了。

    他可以什么也不求

    君扶在原地踯躅了半晌,道:“君荷的事”

    “你放心。”单容瑾回答,“这件事不会牵连到你。”

    这意思便是说,即便没有了君荷,君扶也不必嫁入东宫了,单容瑾会自己摆平这件事。

    君扶重重松了口气,她对东宫,尤其是长华殿,简直太有阴影了。

    这辈子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再来一次。

    “太子殿下。”君扶轻声道,“谢谢你。”

    她脚步轻轻,像是卸下了满身所有的担子,走进了婆娑的光影里。

    第62章

    回到君府, 果然没有人再来找过君扶,她问了自己院里的女使,她们说母亲和父亲都来过, 但是后来东宫过来人传了话,他们便都相继回去了。

    果然如单容瑾所说的一般。

    君扶渐渐安心下来,可随着这份安心, 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一世好像没什么能求的了。

    她唯一的念想,似乎是达到了, 却也没有全然达到,不上不下地卡在那里,最后都淡成一个水圈。

    单容瑾掌权的速度越来越快, 渐渐地很多事,连隆景帝都插不上什么话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切的进程逐渐和前世重叠起来,君扶照旧每日都去看谢回昉。

    她强迫自己不去多想任何旁的, 只着眼当下,唯一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