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 在荒岛种田后我成神了 > 120-140

120-140

目录

    第121章

    办理完二代身份卡后, 子衿便重回八方客栈,登记办理了一间房, 准备在海平府多留两日。

    待参加完丰收节的游神庆典她再往国都走也不迟。

    八方客栈的前台女子见子衿带着二代身份卡前来入住, 不由得态度越发恭敬起来。

    现在能办理二代身份卡的,无一不是金丹期以上的天女前辈,可眼前这位小前辈看着却年纪不大的样子, 果真是后生可畏啊!

    子衿还记得这位前台姐姐的好心指路, 给她道了谢才开始用身份卡登记房间。

    她办好了入住,转身上二楼时, 前台那位女子不由得轻声感慨道:“那位小前辈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修为,将来必不可限量啊!”

    客栈的一个伙计挠了挠头, 问道:“我瞧着那位前辈虽然脸嫩,但你怎知人家是小小年纪,而不是修为高绝返老还童了呢?”

    前台女子笑道:“你们男人懂什么,天女因修为高而返老还童,能让身体保持最年轻力壮的状态, 看上去也就是十八上下, 没有真的返成未成年的样子的, 可那位小前辈很明显还未及冠呢!”

    现在梁陈天女都会在十八岁时由母亲或者姐姐举行冠礼,加冠之后便是成年人, 可以去出仕治学或者成家立业了。

    而十八以下的小天女, 与二十岁以下的普通人,都算作未成年。

    只不过目前普遍对天女的管束要松些, 未成年的小天女也可以独自出远门历练, 但未成年的普通孩子, 家里多半是不放心让他们独自出远门的, 至少也得请一两个天女姐姐护着才行。

    他们在楼下交谈, 楼上的子衿也恰好听了进去。

    她站在房间中的穿衣镜前,摸了摸自己还未戴冠的头顶。十八岁才能举行冠礼啊她依稀记得幼时邻家姐姐刚满十四,就被家里人卖予了某位员外老爷做妾,换了几吊彩礼钱,给她弟弟定了一门娃娃亲。

    子衿曾在昌平县里转悠了一圈,还遇见了几位故人,其中就有那位气质大变的邻家姐姐。

    她成了天女,在昌平县开了一家挺大的干货铺子,子衿远远地看着她时,她正在店内忙活,与当年那个瘦弱畏缩的女孩儿没有半点相像。

    虽然她并没有与故人相认,但这样的物是人非却让子衿十分高兴。

    子衿从落地的穿衣镜前走开,有些好奇的在房间内转悠了一圈,发现了许多新奇的事物。

    这客栈的房间通透敞亮,窗户上糊的不是窗纸,而是两扇可以推拉的透明琉璃窗。外头的日光透过琉璃窗照进来,让整个房间都亮堂堂的。

    房内的陈设也与寻常物件不同,床铺十分柔软,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青花的瓷瓶,里头插着一束花瓣层层叠叠好似薄纱的不知名鲜花。

    子衿在这间房里摸摸这个,戳戳那个,很是好奇。

    这些东西虽然远远不如她在蓬莱岛上所用的,但却胜在新奇精巧,而且蓬莱岛上的东西大多都是她师尊亲手布置,当然要比凡间的好得多。

    可这些并非神赐的物件儿,却是实打实的由凡间女子造出。

    在房内感慨了好一会后,子衿才拉开一个软椅,倚在窗前思考后日的游神祭典上她该准备什么供品。

    其实她随时都可以通过传讯玉符与师尊联系,但子衿就是觉得,她应该要比其余凡人更加虔诚恭敬,才对得起师尊对她的养育之恩,照拂之情。

    所以她认认真真的琢磨了许久。

    人间祭祀蓬莱神尊,多用香花鲜果纸烛晨露等,子衿也打算入乡随俗,为师尊供上最好的供品。

    纸烛可以直接买最好的,但香花鲜果晨露却需得自己亲手采集才更显诚心。

    子衿从软椅上一骨碌爬起来,准备去问问楼下的前台姐姐,这附近可有什么能采摘鲜花鲜果的地方。

    之所以需要提前询问,是因为子衿一路走来,知道现在有许多山头园林都是百姓们申领的土地,所以她不能贸然选一个地方去采摘,免得无意之中做了盗贼。

    前台的年轻天女听到子衿的问题,笑着道:“小前辈若想给神尊采摘供品,可以去本府蓬莱神庙庙后的公共花园,也可以去南郊的私人花田果林,端看您想要摘什么样的。”

    “若是想摘些寻常的花果,去本府蓬莱神庙庙后的公共花园就可以,每年的丰收节前,那里都会提前免费开放,所有百姓都可以去摘一枝花供给神尊。”

    “若是想摘些罕见稀奇的奇花异果呢,就去南郊,那边有很多私人开办的花田果林,种了许多难得的香花鲜果呢。”

    “这两个地方都可以采摘花果用于供神,不过因为每次蓬莱神祭每人只能供一个供品,所以一般咱们这边的风俗是轮着来。”

    “比如上半年丰收节在蓬莱神庙的庙后公共花园里选的供神香花,那么下半年丰收节就买个门票去私人花田果林里选一个更珍奇的花果,反之亦然。”

    在蓬莱神庙庙后公共花园里采摘的鲜花离神庙近,说不定还沾了些神尊的“开光”,所以每年排队去公共花园选取供品的百姓都很多。

    而那些需要花费门票才能采摘的私人花田果林里的花果则要更加珍贵些,那些满腔虔诚无处宣泄的人们就会花一笔银钱,去摘些更好更贵的花果供给神尊。

    子衿听完这风俗,颇觉有趣,思量片刻后决定去南郊的私人花田园林里选个好的供品。

    因为蓬莱神庙庙后公共花园里的鲜花种类不多,都比较寻常,子衿觉得自己好像理解了那些想要给神尊供些更好的供品的信徒们的心理了。

    蓬莱神祭禁止靡费,每人只能供上一个供品,不能像曾经的海神祭典那样大把大把的上供奇珍异宝,百姓们就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向神尊表达自己的满腔虔诚了。

    有了身份卡的子衿在前台天女的指路下,来到了官道旁的飞舟站台。

    这里有许多在等飞舟的百姓,子衿好奇的看了看站台边竖着的大牌子,上面写着十几个不同编号的飞舟路线,每一条路线的途径站台也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往南郊去的飞舟编号为“甲元三号”,起始站点为海平府舟车行总站,终点站在海平府南郊之外的分站处。

    南郊的私人花田果林在甲元三号飞舟的倒数第三站上,据说在那个站点下了飞舟后就能看见十好几家私人花田果林。

    不多时,一架极大的飞舟从天而降,稳稳地停在了站台处。

    等飞舟的人们便排着队上飞舟,很快就轮到了子衿,她学着前面的人,把身份卡往飞舟门口的一个小玉狮子头上一贴,小玉狮子就张嘴给她吐出了一张小半个巴掌大小的票据。

    票据上写着“海平府甲元三号线单程票据,撕毁无效。”

    子衿感知了一下身份卡里的钱袋子,里面少了三枚铜钱。也就是说,这一趟甲元三号线从起点坐到终点,仅需三文钱。

    在曾经的海平府,三文钱也算不上多贵的价格,如今就更不用说了。

    飞舟上的人们说说笑笑,子衿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听人们都在说些什么。

    她选的是右边的单人位置,左边还设有可并排坐五人的团体|位置,和可并排坐两人的双人位置。

    选单人位置的人比较少,大多数乘客都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选的邻近的五人座。

    子衿听到她左手边那一家子正在热烈的讨论着待会要去摘什么样的鲜花或者果子,待后日的游神祭典再供给神尊。

    那家的小娃娃奶声奶气的说自己要摘个最大最甜的果子给神尊,他的父亲便笑着夸他是个乖孩子,神尊必会保佑他,让他将来有一门好亲事。

    他母亲也笑说今年想求神尊赐福,让她们家再添个可以承继家业的女儿,将来儿子出嫁了也好有个娘家的依靠,那家的主夫便有些羞赧的干咳了一声,没再说话。

    子衿还听到有人在庆幸自己机智,提前了两天出来采摘供品,否则明日肯定挤不进各家花田果林了。

    今日这一趟飞舟上似乎都是抱着这种想法的乘客,几乎全是往南郊去的。

    因为每年的丰收节,都是各处花果林最拥挤的时候,所以很多人会提前打算,早两日就去采摘好供品,错开人最多的时候,也免得好花果都抢不到。

    左右现在市面上通用的保鲜符已经很普及了,莫说是花果,就算是冰块,贴上保鲜符也能保存半个月而不化,提前几日摘的花果只消贴一张保鲜符,便可以轻轻松松存放数日。

    在保鲜符的有效期内,花果放进去时是什么样,拿出来时还是什么样,上头的露水都不会少一分。

    子衿默默地听着这些新消息,暗想道,稍后她也得再去买一张保鲜符。

    她这次出来游历,身上带的银钱不少,师尊怕她不够用,还特意在她的储物镯里塞了一大堆金银。

    但子衿并不打算胡乱花用,走了半个月也没花完一两银子。

    除了她个人的不铺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似乎整个海平府的物价都很低廉,只要不买那些奢靡的东西,一百文钱都可以用很久。

    比如坐一趟从海平府到郊外的飞舟只需三文钱,若不挑食材,买一份管饱的饭食通常也在一到十文钱之间,子衿下榻的客栈算是比较贵的了,然而一间单人房间住一日也只需二十文钱。

    如此低的物价,让海平府的百姓们过得滋润极了。

    第122章

    子衿在飞舟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同行乘客们热热闹闹的交谈声, 飞舟载满了这一站的乘客后就冲天而起,经过数个途中停靠的小站台后, 很快就到达了南郊。

    在南郊这个站台下飞舟的人非常多, 几乎大半个飞舟上的乘客都在这里下了舟。

    而且这里站台上空还有络绎不绝的其他途径此处的飞舟,都在有序的停靠,从中走出了更多的乘客。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