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青葫剑仙 > 第八章 恶战

第八章 恶战

目录

    梁言此时内心一阵心烦意乱,他此行本意是为了购买一些可以在练气一层服用的丹药。那老头取出木鱼展示的时候,梁言本没有在意,可丹田里面忽然突兀的一跳,接着引动他全身都轻微的颤抖起来。

    梁言心中大惊,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古怪念头,就是要他不惜一切代价买下这个木鱼。

    这种感觉实在诡异,梁言心中依然是清醒的,想要抗拒这股念头,可越是抵抗,那种想要将木鱼据为己有的欲望就越加强烈。

    就在刚才老头等待木鱼竞拍的时候,台下众人都是兴趣缺乏,唯独梁言内心在做着天人交战,最终,梁言抵不过内心的这股欲望,出口将木鱼拍下。

    红鼻老头此时大喜过望,连忙数了三声,然后满脸红光的看向梁言,那眼神慈祥和蔼,就仿佛看待自己的后辈一样,“这位道友果然慧眼如炬,我在此恭喜这位道友,成功将宝物拿下,待会请到后台交付。”

    周围众人如同看冤大头一样看着他,更有些人对其指指点点,一副嘲笑的样子。梁言心中也是后悔不已,不过话已出口,若是在这种场合反悔,梁言毫不怀疑洞窟内的几个筑基修士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出手。

    当下只能摇头苦笑,跟随一个绿衣女子走入后台,那里正有一个中年人面目和善的看着他,梁言有些肉痛的取出储物袋,从里面点出五十块灵石交给对方,中年人则笑眯眯的将木鱼双手奉上。

    梁言吃了这个大亏,对此次拍卖会后续拍卖之物再无半点兴趣,拿上木鱼转头就走,临出门前,那中年人还不忘在后面喊道:“小伙子年纪轻轻,慧眼独具,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梁言听后两眼一翻,暗中腹诽不已,大步出了山洞,朝着半山腰的小镇方向,头也不回的走了。

    举办拍卖会的山洞距离小镇也不算太远,梁言顺着山路走了约摸半个时辰,心中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暗暗回想刚才那诡异的念头,印象中好像是由丹田异动引起的。

    “当时我丹田一阵跳动,紧接着那种无比强烈的欲望就席卷而来,莫非我身体内还有我不知道的东西存在?”

    一念及此,梁言立马出了一身冷汗,花了这五十灵石的冤枉钱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体内住着一个自己都不清楚的东西,而且这东西居然能瞒过老和尚。梁言越想越惊,打定主意回去一定要找老和尚问个明白。

    正思索间,忽然传来一股淡淡的幽香。

    梁言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红衣少女,身形袅袅,眉眼含春,正站在路口,笑吟吟地看着他。

    梁言被她看的脸皮一阵泛红,不敢与她对视,眼睛朝路边看去,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怎么不见陈道友和徐道友?”

    唐燕噗嗤一声,笑道“带着那两个拖油瓶干嘛?那两人无趣的很。”随即又叹息说道:“难道梁公子不愿意与我单独相处一会吗?”

    梁言心中一阵慌乱,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唐仙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就咱们两个在一起也挺好。不,我也不是这个意思,仙子你别误会。”

    唐燕眼见他局促的样子,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接着白了他一眼,幽幽说道:“都怪你这个臭弟弟,居然生得如此好看,奴家见你的第一眼,这颗心就被你俘获了。其他人在我心里,都比不上你的一根指头,只要你想的话,奴家,奴家为你做什么都甘愿.....”唐燕越说脸越红,声音也越来越低,到了最后一句,已经低不可闻。

    梁言虽然只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可身材高大,心智也较为早熟。此刻冷不防被唐燕深情告白,见她娇羞无限的同时,又颇具一股少妇一般的风情。不由得心怀激荡,情难自禁。忍不住脱口说道:“我也一样,只要仙子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

    唐燕闻言眼睛一亮,似乎蕴含无穷喜悦,梁言与她目光相交,感到整个魂儿都陷进去了。只听唐燕轻轻呢喃道:“既然如此,便请梁公子来抱抱人家吧。”

    梁言点点头,好似提线木人一般呆呆地向前走去,伸手便要将唐燕一拥入怀。

    就在此时,梁言脑海中老和尚所传授的无名法诀突然自行运转起来,一股暖流从丹田中出发,沿着经脉流向四肢百骸,最后汇入头顶百会穴。

    梁言脑中瞬间恢复清明,十多丈的范围内,落叶可见,虫鸣可闻。此时抬头看去,只见唐燕眼中,不再是温柔如水的眼神,反倒像是猎人看待即将到手的猎物那样,露出激动而急切的神色。

    梁言心生警觉,立即往后跳去,同时耳朵一动,身在半空急速回转,堪堪避过一支冲他丹田射来的毛笔。

    那毛笔打在他身前三寸之地,砰的一声炸起一阵土灰。紧接着身后又有风声响起,一物破空而来,梁言来不及回头,只能反手握拳朝后一挥。

    射来之物出乎意料的不堪一击,被他一拳捣碎,但紧接着一股恶臭袭来,被他吸入不少,顿时一阵头晕目眩。

    唐燕眼见此景,心中微微一惊。她本是附近一个小型宗门的外门弟子,后因资质实在太差,被赶出宗门,无意间于一洞府内得到一本双修功法,勤加修炼后媚术有所小成,自此专门勾搭一些小型宗门外出历练的年轻弟子,这些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成了她的裙下之鬼。

    “那些练气二层的宗门弟子都被我迷的神魂颠倒,此人居然能够恢复清醒,身上必有秘密,等会要仔细探查一番才是。”唐燕心中暗道。

    此时从树林里走出两人,正是陈充和徐坤!两人和唐燕互成犄角,将梁言死死围在中间。

    梁言心中明了,嘴上冷冷问道:“道友这是为何?”

    陈充哈哈一笑道:“梁道友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其实我等本来只想谋些小财,像你这种散修一般也炸不出什么油水,哪知你如此阔绰,居然花五十块灵石去买一件垃圾,想必身家不菲吧?”

    唐燕也掩嘴一笑道:“梁公子不必挣扎,你中了我的香毒在先,现在又中了徐道友的苦毒,一身灵力只怕用不出三成。而且越是斗法,越会加剧毒性,到时候你的五脏六腑从里面烂透,委实不雅。倒不如乖乖将储物袋奉上,我等也不让你难过,一定会留你全尸好去投胎的,你看如何?”

    三人谈笑间已将梁言当做囊中之物,之所以不立即动手,其实是在等毒性爆发。

    梁言默不作声,忽然就地往地上一滚,左手向后抱头,右手抱左膝,姿势古怪,仿佛在地上打滚撒泼。

    三人本是凝神戒备,以防他临死反扑,此时见他动作怪异,不由得面面相觑。唐燕更是皱眉道:“梁公子如此标志之人,居然做出这般不雅的动作,大丈夫死则死矣,可不能失了自身风度啊。你这个样子,姐姐可是越看越不喜欢了。”

    “不对,你们看!”

    陈充忽然伸手一指,唐燕和徐坤随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梁言每次一滚,地上便出现一些粉色和黑色的斑点,刚开始打滚的地方黑红两色密布,滚了几下已经渐渐稀疏,到了此时几乎已经看不到什么斑点了。

    一个诡异的念头涌上三人脑海“这人莫非在排毒?”,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梁言已经从地上一跃而起,双眼如电扫向三人。看他姿态神色,再无半点中毒迹象。

    “不好!此人有古怪,大家不要留手,一起并肩上!”徐坤大喊一声,双手带上一副铁拳套,当先冲出。

    梁言方才所用,正是老和尚所传八种姿势中的“打滚相”,这八种姿势虽然诡异,却实在各有妙用,梁言修行了一年,稍稍有所领悟,此时使用出来,便把刚刚身上所中之毒全部排入地下。

    眼看徐坤向他冲来,急忙凝神招架,这徐坤乃是一个体修弟子,专门淬炼肉身,若是被他近身交手,就算是练气二层也未必能打得过他。两人斗在一处,拳风呼啸,你来我往,一副不相上下的样子。

    陈充见他近距离居然能与徐坤相持不下,心中诧异。随即右手掐诀,将毛笔祭出,盘旋在梁言身旁,专挑他对敌时露出的破绽下手。

    而唐燕也取出一支竹笛吹奏起来,笛声幽怨,如泣如诉。梁言只觉得心情烦乱,思维停滞。出招间更是破绽百出,短短一会功夫,便已经险象环生。

    反观其他两人,却仿佛闭耳不闻,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显然是早有准备,服了稳定心神之类的丹药。

    眼见形势危急,梁言忽然伸手往储物袋上一摸,随后抬手一扬,夜色下五颗石头一般的东西向陈充呼啸而来。

    陈充虽是修士,可才不过练气二层的修为,肉身也只不过比凡人强大一点,此时见暗器迅猛,不敢硬接,扭头往地上一滚,才堪堪躲过。回头一看,却原来是五颗灵石嵌在地上。

    梁言一手迫开陈充,转身回头,朝着徐坤全力一拳捣去。徐坤眼见他居然敢和自己硬拼肉身,喜出望外,当即也一拳捣出,两拳相交,发出一声闷响。

    只见徐坤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向后飞去,撞在一个巨石之上,全身发出一阵噼啪声响,应当是骨头碎裂之声。

    梁言一拳击退徐坤,还没来得及换口气,背后已经传来一阵呼啸之声,无奈只能向右闪去,可终究慢了一拍,被一支毛笔洞穿左臂,留下一个血洞。

    此时陈充脸色严肃,双手飞快掐诀,毛笔一次次朝着梁言要害袭来,他眼见梁言肉身强大,已经打定主意不和他近身交手,只是急催灵器,不惜消耗法力的远程攻击他。

    而唐燕在见识到梁言的强大后,也丝毫不敢大意,笛声更响,如泣如诉,扰人心智,防不胜防。

    梁言左臂受伤,行动不便,再被笛声干扰,越斗越是心烦。忽然单足点地,整个人凌空飞起,右手倒背,左臂垂下,抬头仰天长啸,正是八相中的“骂街相”。

    这啸声落入陈充,唐燕耳中,不异与天雷灌耳,将两人震的五脏六腑也移了位置。

    唐燕手中长笛噼啪一声从中而断,再也无法吹奏。她手握断笛,目光一扫,发现徐坤口吐鲜血,双目圆瞪,居然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