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人难养 > 【完结】

【完结】

目录

“青墨!”楚岚沉下眸色。

    四年前,京郊, 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对于方云蕊来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 她的双亲就是四年前在京郊被山匪杀害,如今仔细算来,都快要五年了。

    “是我的事,对吗?”方云蕊一把抓住楚岚的袖子, “当年那场意外, 你抓到那些凶手了?这些人和杀害孙家二小姐的是同一批吗?”

    楚岚敛目, 实在觉得头疼。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让她慢慢放下也是好的, 他查探的进度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眼下也不知道青墨查到了什么,不跟她讲,是怕她失望。

    可现在她既然已经知晓了, 就没有再瞒着的必要了。

    “青墨,你说吧。”楚岚道。

    青墨小心看了眼楚岚的脸色, 这才一一道来:“我们的人在一处山脚下发现一具尸骨, 看身上的穿着和周围散落的东西,应当是孙家二小姐无疑。”

    方云蕊倒吸了一口凉气。

    “继续。”楚岚道。

    “我们的人还发现,京郊有个山头,极易藏身, 按照这些人抛尸的地点算,很可能就藏身在这片山中。”

    方云蕊眸光闪烁, 立即看向楚岚,既然如此,那是不是就可以抓到人了?

    楚岚知道她的意思,他回道:“你放心,此事我一定会给你答复。”

    方云蕊深吸了口气,感动得几乎要落下泪来,一口气悬在她的心口,她望着楚岚,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只得点了点头。

    太子李宣最近都在大肆清理李诊密党,毕竟李诊长他数岁,又是皇长子,且德行上没有出错,从前的呼声一直是很高的。

    李诊未死,李宣一直担心是有什么人秘密将他藏了起来,借着扫除逆党的罪名大肆搜寻。

    楚岚离开荣国公府后,便去跟凌寻要了趟人,然后带人包抄了过去,过程并不算顺利,但楚岚在遥遥一望中突然觉得有几个身形十分熟悉。

    “怎么,你看出什么来了?”凌寻问道。

    “你看那两人。”楚岚远望了一眼,“觉不觉得有些眼熟?”

    凌寻循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双目骤然紧眯,道:“那不是李诊的……”

    “嗯。”楚岚应声,“看来,咱们有更加正当的理由清扫这片山头了。”

    “我守在这里,你去禀报殿下,顺便带足够的援兵回来。”楚岚道。

    凌寻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你带人留在这儿,行不行啊?你身上还有伤呢。”

    “你快去快回,我就出不了事。”楚岚侧目斜睨他一眼。

    于是凌寻也不再多话,立马折返回京请命。

    然而,凌寻走后没有多久,就有底下的副率道:“大人,他们好像蠢蠢欲动,准备冲过来打了。”

    楚岚眉目一凛,道:“准备迎战,各找掩体,拖着人别让他们跑了。”

    方云蕊正在刺绣,她心里装着别的事,便心不在焉的,一日下来也没有绣出一个帕子,总觉得心神不宁的,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姑娘!”海林从外面进来,神色紧PanPan张。

    方云蕊被海林这声音一吓,身形一颤指尖便被针尖刺破了。

    “哎呀!”海林见状连忙捂住她的手指,“奴婢真该死,一惊一乍的,吓着姑娘了。”

    “没事,你找我什么事?”方云蕊问。

    海林深吸了口气,道:“我方才听三房那边的人说,楚岚少爷在京郊和山匪缠斗,人不见了。”

    “你、你说什么?”方云蕊面色一白,站起身来唇都失了血色,京郊山匪,楚岚是为了她的事才去的,这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她如何对得起国公爷?!

    “是、是真的……”海林嗫嚅着,“人已经失踪了好一会儿了,现在都下落不明呢。”

    “谁跟你说的?这事国公爷知道吗?”

    海林道:“是那位凌将军,来找三姑娘急急说了此事,人他们还在找,却说只怕是凶多吉少。”

    方云蕊听着海林说话,险些一个不稳昏死过去,她捏紧了手中的帕子,道:“我去找楚玥。”

    楚玥正打算与凌寻出去一块儿找,凌寻不同意,说他只是来报个消息,让楚玥先帮着圆一圆,这事儿先别让荣国公知道罢了,没想到楚玥非要跟着去,凌寻着急又上火。

    “我也想去。”方云蕊站在院中,眼巴巴地看着凌寻,“我能不能去?我若是等在这里,实在是寝食难安。”

    楚玥也眼巴巴看着凌寻。

    凌寻咬了咬牙,被这二人气个半死,狠声道:“行吧,你可会骑马?”

    “她不会,我跟我同乘……”

    楚玥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方云蕊打断了:“我会。”

    “你什么时候会的骑马?”楚玥惊异,“我分明记得你以前是不会的。”

    “眼下不是解释的时候,先找到人再说吧。”方云蕊道。

    三人这便各自上了马,轻喝一声朝着京郊奔去。凌寻和楚玥顾及着方云蕊或是嘴硬逞强,或是新手,还特地放慢了速度看顾着她,谁知方云蕊上马上得轻车熟路,驾喝一声骑得丝毫未有逊色。

    凌寻见状惊讶道:“你们家这位表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样子,却是不容小觑呢。”

    “那当然!”楚玥虽还不知方云蕊是什么时候学会的马,不过听凌寻称赞方云蕊便也一并夸了,“我们楚家出来的姑娘,哪里有差的!”

    三人前往京郊,凌寻带着她们到了楚岚失踪的地方,方云蕊看着现场一片狼藉,甚至还有没来得及清理干净的尸首,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言的腐味,面色微变险些吐出来,可是她想着楚岚还没有找着,便强撑着什么话都没有说。

    “可有人看到他在什么方向失踪的吗?”方云蕊强撑着问了一句。

    凌寻指了个方向道:“那边,不过我们已经带人去找过了,那边是个断崖,不高,底下也没有人。”

    方云蕊面色微深,稍想片刻后,她又问凌寻:“楚岚今日骑的,是飞白吗?”

    “倒是一匹白马,不过我不知道他的马叫什么名字。”

    那应该就是了。

    方云蕊想了想,道:“如果是飞白,凌将军不妨试试用树叶烤几颗山芋,也许能找到楚岚的马也说不定。”

    找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没有什么进展,凌寻闻言便毫不犹豫让人去照做了,以树叶为燃料,架在树枝上,再将气味扇动起来使之更易流传,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本来都以为没有什么进展,就听见远处林间传来马蹄声。

    众人皆是心神一紧,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片刻之后,林中奔出一匹白马来,俊美矫健,方云蕊眼神一亮,唤道:“飞白!”

    楚玥不禁看向方云蕊,想她似乎对长兄的马很熟悉的样子。

    听见她的声音,飞白快速奔来,到方云蕊面前停下了脚步,然后亲昵地蹭了蹭方云蕊的肩膀。

    楚玥看在眼里,心道不止是云蕊对长兄的马熟悉,这马对云蕊也很熟悉啊,再联想到方云蕊突然会骑马了,难道就是长兄教她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飞白,楚岚人呢?”方云蕊焦急地问着,把烤好的山芋塞给了飞白一块,也不知道飞白能不能听懂她的意思。

    好在飞白颇具灵性,对着方云蕊咴咴两声,便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奔了去。

    “快跟上它!”方云蕊道。

    等找到楚岚的时候,他人已经昏迷了,许是听见了士兵大喊找到了的动静,楚岚慢慢转醒过来,才看清了来人。

    “你怎么在这儿?”楚岚看见方云蕊先是紧张地一动,随后便疼得脸都白了一瞬,凌寻忙上前查看,松了口气。

    “只是脱臼了。”凌寻道。

    楚玥也松了口气,见长兄没事,笑着道:“长兄,你猜猜是谁找着你的?”

    她实在是个很不会卖关子的丫头,一边问楚岚,一边还神色揶揄地瞧着方云蕊,再明显不过了。

    楚岚抿着唇,浅浅笑了笑,他望向方云蕊,眸中第一次没了素日的清冷,反而笑意流淌。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可方云蕊却觉得自己已然懂得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楚岚在说,他已经替她报了仇了。

    楚岚这样子是不可能骑马回去了,凌寻让人将楚岚抬上了马车,他的脱臼有些严重,没个手法专业的人还不敢轻易接回去。

    楚玥十分知事地拉着凌寻去骑马了,让方云蕊进去照顾楚岚。

    这马车到底比不上国公府的,狭窄逼仄,又黑黢黢的,只能借着一点微薄的月色,方云蕊才能看见楚岚。

    “表哥……多谢你。”方云蕊道,这件事,她自己都没想着要再去努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有机会报仇。

    楚岚道:“这些人是李诊豢养在此的私军,蛰伏了有些年头,听说强抢民女之事不时发生,愈发无法无天了。”

    李诊准备这些人,应该就是在为逼宫早做准备,可他没想到李宣会比他更快,更没想到皇帝会突然病危。

    “他们都死了吗?”方云蕊问。

    “是。”楚岚肯定地回复她,“没有放过一个。”

    这真是一件喜事,方云蕊听着,神情却变得极为难过起来,原来当年的那场意外,也是人为促成,倘若没有夺嫡之争,她的爹娘是不是就不会死?

    分明是大仇得报,方云蕊心头却涌上一股悲恸,在她哭出声来之前,楚岚便伸手将她揽进了怀中,她便伏在楚岚怀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了起来。

    楚岚的襟口湿了,他看着窗外的月色只字不说,只是抱着她。

    哭过之后,方云蕊低着头小声道:“我总是对不起你,连累你因我受了两次伤。”

    楚岚抿着唇,
目录 书签
警察叫我备案,苦练绝学的我曝光最新章节 博弈书屋 月岷阁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笔趣阁 【快穿】黑化反派,宠上天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一小说 长生:养只蚁后加点修仙免费阅读 迷鹿文学网 一夕得道最新章节 将军打脸日常 消费系男神起酥面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