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人难养 > 110-120

110-120

目录

    第111章

    铃兰阁是不能去了, 方云蕊喊来了海林,先是将楚岚掺进了自己院中,又赶紧命青墨和珊瑚一个去请外面的郎中, 一个过来帮忙将楚岚扶到床上去,等做完了这一切, 方云蕊心口的怦怦都没有停下来。

    这太吓人了, 她以为楚岚都要死了,守在楚岚边儿上人却一个劲地发抖。

    “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方云蕊嘴里喃喃着,神情因为高度的紧张也变得紧巴巴的。

    海林去烧热水了,此刻屋里只剩下她和楚岚, 她轻轻碰了碰楚岚的颈侧, 还是温热的, 饶是楚岚眼下唇色十分苍白,可他躺在床上还是精致俊美得宛如一尊玉像。从第一次见到楚岚的时候, 方云蕊便觉得他生得过于好看了, 从那以后再见,她也总是下意识低垂着眉眼不去细看楚岚的长相。

    她有些庆幸方才自己是背对着楚岚的,倘若与他四目相对, 方云蕊根本不可能冷静得下来。

    好容色总能让人格外丧失底线,赵怀峥生得也是不错的, 可他的不错并不像楚岚这样能叫人色令智昏。

    “你要好好的, 一定要好好的。”方云蕊颤声道,情不自禁伸手去摸上楚岚高挺的鼻梁,顺着一点点往下摸到鼻尖。

    闭目昏沉了片刻,楚岚倒也不是全无知觉, 他听见了方云蕊说的这句话,感受到了她的指尖在他脸上的触碰, 一股悸动便在他心底绽放一般,努力着睁开了双眼。

    他双目如黑玉,一睁开便锁定在了方云蕊面容上,去瞧她担忧不已的神情,他眸中反倒生出笑意。

    “你不舍我,是吗?你也担心我死对不对?”楚岚信誓旦旦,当初方云蕊说喜欢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变心了?她就是嘴硬,就是气他当初拒绝了她。

    方云蕊忙收回了手,像是被烫着了似的。

    她连目光也收回,解释道:“倘若表哥重伤不治了,国公爷迟早会查出是因为我的缘故,到时候只怕是要厌恶我了。”

    楚岚觉得他眼睛疼。

    也知道自己再这样不妥,方云蕊又忙站起身,距离楚岚又远了些,道:“我心意已决,是要和赵怀峥成婚的,表哥实在不必纠缠了。”

    “即便我死了,你也不肯改主意?”楚岚头一次见她如此坚定,他半眯的双眸露出危险的气息,可方云蕊没有看他,便也无从去察觉。

    “表哥不会死的。”方云蕊固执地驳了一句,“我也不会改。”

    好啊,真好……

    楚岚一口气没上来,呛得自己剧烈地咳嗽起来,他咳得厉害,本就还没有得到救治的伤口又冒出血来,兼连着落在她干净的床铺上。

    这张床,他记得,他们曾在这张床上无比亲密过,那个下午的紫藤萝床幔无数次在他心间浮动而过,那时她还很好掌控,还是个对他唯命是从的。

    眼下呢?他都咳成这样了,他的伤都再次加重了,她却只知道远远地站在那儿,连看他一眼都不愿。

    这样的性子,是怎么养出来的?是他自己,是他自己一手促成了她这般倔强的性子,若换在从前,她哪里敢!

    楚岚气得连呼吸都困难起来,胸口急促起伏之间,他突然开始理解为何有些男人喜欢把女子豢养起来,为何要规训她们柔顺听话,因为只有这样,女子才会言听计从,才不会气得他连句话都说不出。

    ……他又何尝不想呢?楚岚目光落在她雪白的双腮上,她美丽也动人,若将她比作鸟雀,定然会是最漂亮的凤凰。

    他何尝不想将她宛如鸟雀一般关在笼中呢?人总是更喜欢听话的,总是想要喜欢的东西更容易得一些。

    若非舍不得,他何尝不想

    就在楚岚正要开口说一句什么的时候,郎中来了,来为楚岚治伤。

    一番作弄,楚岚这伤口被他折腾得几乎与新创的没什么两样,他静静等着,就是要借郎中之口要她看看,这样的伤,可是他为了救她才受的,这样天大的救命之恩,她也想不了了之?

    可郎中一进来,方云蕊就出去了,她走得根本毫无留恋,好像下一刻就是楚岚死了她也不会回头。

    楚岚的脸色更冷了。

    “公子这伤……”郎中面上有些疑惑,“看着也像是有几日了,为何会突然恶化?”

    楚岚平静道:“上过药后,你便可以领赏离开了。”

    这是要郎中不要多嘴了,在这样的大户人家做事,郎中多少知道规矩,闻言也识趣地闭上了嘴,只管处理伤口敷好药后也便罢了。

    “为防着伤口再发炎,我还是先开几服药,公子记得要按时服下。”

    楚玥一言不发,面色也阴沉得厉害,郎中看得心头惴惴,并不敢多留放下药方也就走了。

    楚岚的伤处被重新包扎好,疼与不疼他已经全然没有知觉了,只将目光落在门口,等着那个身影再度出现。

    然而他等了许久,足足有一刻,也不见人过来,终于响起脚步声的时候,走进来的却是珊瑚。

    “她呢?”楚岚发问。

    珊瑚道:“表姑娘吗?方才见郎中走了,就去荣寿堂给国公爷请安了。”

    楚岚猛地坐直了身子,她竟然都不说一声就走了,他还在这里治着伤呢,她也毫不关心,巴不得去赶着定下与赵怀峥的婚事!?

    “叫青墨来。”楚岚用力闭了下双眼,将自己方才准备迎接方云蕊刻意摆出的虚弱之色压了下去,唯剩一眼望不到底的沉郁。

    珊瑚敏锐地察觉出公子心情不好,连忙去叫了青墨来替她的差事。

    青墨走入,就听楚岚吩咐道:“祖父身边的邱叔素与我亲厚,你立刻去一趟荣寿堂,务必要赶在方氏前面到,让邱叔转告她祖父今日不在。”

    青墨愣住了,这人都走了大半天了,让他这会儿赶?

    稍微的怔愣,青墨压根不敢延误,转过身就拔足狂奔往荣寿堂的方向去了。

    楚岚深吸了口气,强制自己胸中翻涌的情绪平息下来,看来装可怜这条路,对她没什么用了,她方才眼神淡淡,哪里有他初时受伤那晚来的潋滟动人?

    同样的计策使用第二次、第三次,果然就不中用了,眼下当务之急是要换别的法子。唯一一点,是不能让她与祖父直接搭上话。

    只要事情变得辗转,那么一切就都好办了。

    青墨做事努力,紧赶慢赶终于在方云蕊之前赶到了荣寿堂,他从后门进去,一去便找上了邱叔,火急火燎地交代完了事情,就听见外面方云蕊求见。

    “邱叔,您什么都别管,只记得千万告诉表姑娘今日国公爷不在府上就成了!”

    邱叔一脸莫名地去了。

    “不在?”方云蕊有些意外,国公爷常年都在府上,今日偏偏凑巧不在。

    “那我明日再来,劳烦您了。”方云蕊微微颔首,只好又带着海林回去了。

    回去一路上方云蕊心绪都十分复杂,想不好该如何面对楚岚,她希望楚岚能够懂事一些,已经自己回到铃兰阁去了。

    今日说了一句话,她是真心的,她是真的希望今后和楚岚不要再相见了。

    倒也不是当真要为婚事避讳别的男人到这个地步,而是看见楚岚,她自己也会心乱,自己也会忍不住左右摇摆起来。

    然而,回到小院,方云蕊单看见珊瑚在院子里,她就知道楚岚并未离开。

    默默咽了咽,方云蕊只能再度走进房里去。

    楚岚的伤口已然再度包扎好了,他染血的衣物被换下,甚至将方云蕊的床铺都换了新的,他正斜倚在床边看书。

    他看得很是认真,方云蕊都走进去了,他还未曾察觉,安静又端方的模样仿佛方才发生的那一切成了方云蕊的错觉。

    “……表哥。”方云蕊出声轻唤,她站在距离楚岚还有五六步的位置就停下了。

    楚岚这才抬眸,放下了手中的书,他浅浅勾起一抹微笑来,堪称温柔。

    “你的字有很大进步。”楚岚道。

    方云蕊舔了下唇瓣,踯躅着问:“表哥的伤已经包好了吧?”

    他该走了,怎么能再留在她这里?

    楚岚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外之音,更加平静道:“我反复思虑,今日的事终归是我唐突了,祖父那边,我会去说,你的婚事就照旧吧。”

    楚岚突然转变的态度让方云蕊惊讶地睁大双眼。

    “我虽对年初那日拒绝了表妹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可也实在不想太勉强你,若是强留了你,你不开心,我看着也绝不好受。”楚岚声音徐徐。

    这是方云蕊第一次听楚岚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跟她说话,带着极强的蛊惑性,她双目不由自主被楚岚吸引了去,看着他露出黯然神伤的模样,她心里的内疚又开始泛滥开来。

    不管怎么说,楚岚几次救她性命,这是怎么也无法掩盖的事实。

    不管怎么说,她的确为楚岚心动过,的的确确喜欢过他。

    “你的婚事,府里会一手操办,等过了婚仪你再出府也不迟……只是我终究舍不下你。”楚岚浅吸了口气,“便算是可怜我也好,我伤口未愈的这段日子,你能不能继续每日来给我换药?”

    这转变太过突然了,突然得方云蕊什么都来不及去细想,就点了头。

    这伤是因她而受,那她照顾着,好像也是理所当然?

    楚岚便又笑了笑,他从来都是极好看的,何况是对着人这样温柔地笑?方云蕊退了半步,只觉得自己都要招架不住了。

    “大夫说我伤口开裂严重,一个时辰内不要妄动,等过了一个时辰,我就离开。”

    “……好,好。”方云蕊一句拒绝的话也说不出了,甚至在想自己方才未免也太过绝情了,楚岚流了那么多血,她却只想着要楚岚走。

    她真是不该,这不该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法子。

    
目录 书签
博奥书屋 忆他阁 我,霍格沃茨二周目最新章节 地上足球:C罗以为我去辅佐他免费阅读 书香之家 灵感小说 梦想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情文学 从三国开始的诸天轮回免费阅读 夫人如此多娇 猎命人全文阅读 微凉阁 节令师最新章节 求道从红楼开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