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在未婚夫葬礼上遇到他哥哥 > 【end】

【end】

目录

脖颈那里?嫩黄色的系带旁的草莓痕迹,一个叠一个,让她发疼。

    林栖至少是体贴的,没能?让初月直接发晕回去,她轻轻叹气,甚至,林栖还格外耐心?地?替她做了所有的清理,嘱咐她再玩一会儿,他则是去帮她拿药。

    初月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片淡淡的影子,她总觉得自己有点肆意妄为。

    就在这时,初月身后有人缓慢地?靠近她,她一怔,本以为是林栖,但当自己的手被握紧,初月猛地?回头,胳膊落下也激起了大片大片的水花。

    “徐祀……?”

    初月看着水溅到他的脸上,顺着那完美的轮廓往下滴滴答答淌。

    她仰着头,“林栖呢?”

    “他才陪了你一天,我陪你足足十五年,这么想?让他来?”徐祀挑眉,“你喜欢他超过?我?”

    初月说,“不想?跟你说这些,我和林栖早就约好了。”

    她再次转过?身,甚至想?要游走,徐祀见状,再次把她拦住。

    “初月,回答我的问题。”

    “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徐祀,从我们来这里?开始,你就奇奇怪怪的,你一直在发疯,你到底知不知道?”

    初月的声?音落下,她才发现徐祀好像真的疯了。

    他被她推得往后仰,但却没放开他,本就格外英俊的脸在碧蓝的天空下,更显得生动。

    “初月,我是疯了。”

    徐祀又笑了声?,“你想?折摸我到什么时候,我已经?要因为你不爱我发疯了。”

    初月忙不迭摇头,“徐祀,你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

    “我爱你,初月,我不能?离开你,”徐祀说,“我可以接受林栖和谢择星,但是只有他们,好吗。”

    “如果,还有其他人呢。”她想?往前游,但她的腰却被勾着,不断贴近他。

    “那你也要告诉我。”徐祀的唇在脖颈的草莓上亲吻着。

    他的笑容,他的声?音。

    还有习惯性紧密地?抚摸,会贴着她细嫩柔软的皮肤,从肩颈一路下滑。

    初月扭过?头,能?感觉到徐祀在求她,她甚至不敢想?象徐祀到底经?历了什么才愿意妥协,他比初月想?象中的要顽固许多。

    “徐祀,”初月激起颤栗,“我不需要你做到这样的地?步。”

    身后的男人笑了声?,“初月,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要我对你身边所有的男人都?无条件接受?”

    “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应付男人,”初月辩驳,“应付你们已经?够累的了。像你们这样千里?送……之类的,也只有这次。其他男人我是根本看不上的。”

    徐祀伸出?手,捧起她的脸,“我要你的保证。”

    “什么……”

    “向我保证,不会再有其他人,然后——不要嫁给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当你想?结婚的那天,你有且只有一个选择的对象,就是我。”

    初月缄默半晌,她紧盯着徐祀的眼睛,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固执,还有他与生俱来的傲气。

    沉默片刻,也许是得不到她的答案,徐祀眸里?光亮渐渐沉寂。@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们足足认识了十五年。

    从在秋千上发现那个女孩后,徐祀最大的幸福就是她始终都?在自己的身边,他可以永远保护她,照顾她。

    没有其他讨厌的男人,她的世界也永远只有自己。

    到了年龄后,她也会像是小时候永远扑进他的怀抱里?那样,嫁给他。无论她年龄多大,徐祀都?会保证她永远天真无邪的长?大。

    他的一切构想?,仿佛伴随着女孩的不受控制,全部坍塌,化?为乌有。

    “我答应你。”

    忽然,女孩声?音传来,无比轻柔,像是羽毛般落在了徐祀的心?底

    他缄默半晌,甚至失去了全部的风度,讶异的看向她,“初月?”

    徐祀抱着她,接着水里?的浮力,初月不得不低头,看着日光落入了徐祀的眼底,徐祀的呼吸在她颈间。

    “我要吻你。”徐祀仰起头吻她。

    她要拒绝,但对面的人是徐祀,连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就被完全的吞了下去。

    徐祀其实对所谓的身体接触压根没兴趣,青春期的懵懂期到现在成?年,他自娱自乐的次数几乎为零。

    他只在意她,对她有感觉。

    但这一次,徐祀只是吻过?她后,便把她抱入了怀里?,一张棱角分?明的脸难得露出?些孩子气,“初月,我等你愿意嫁给我的那一天。”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两天后,初月逃跑了。

    这次跑的比上次还要狼狈,初月原本以为只是个普通的度假,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这么荒唐。

    实际上,初月并?不回避这样的感觉,她的确很喜欢。

    但她也没有到整整一周都?在颠簸中度过?,几乎没人愿意放过?她的程度。

    能?干,现在已经?变成?了她最讨厌的词。

    初月趁着三个人都?休息的时候回国了,才回到家中没多久,她就接到了顾祁阳的电话。

    他妈妈从国外回来,只是为了见她一面,想?看看这个让小儿子魂不守舍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初月想?起自己曾经?最真实的目的,她是为了这笔分?手费才跟顾祁阳交往到现在的。

    顾母还会跟原书里?那样勒令他们分?开吗?

    初月惴惴不安的,直到见面的那天,坐在她对面的是个身上有种高不可攀的矜贵气的大美女,气质干练,对方自上到下打量了她许久。

    她手心?有点儿汗湿,却没有了前一世的紧张无措,反而淡定的不行。

    顾母不动声?色的看了眼。

    女孩穿着浅色针织衫,牛仔裤,黑色长?发柔顺静垂在肩后,纤细秀气,又漂亮的不行,把两个儿子迷得团团转。

    顾澜的目的是让她跟顾祁阳分?手,顾祁阳又百般恳求自己不要伤害她。

    “你和祁阳分?手了,为什么?”

    “我没办法?对他保持从一至终的好感。”她言简意赅的回答。

    顾母从其他地?方也了解到初月的情况。

    父亲做生意失败,一度住进医院,她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坚持着学习,考入了一流高校。

    在学校内,也是无可指摘的优秀学生,才大一刚毕业就拿到了国家奖学金不说,还是刚刚结束的世界级运动会最出?色的志愿者,这些她都?略有耳闻。

    说到底,反倒是顾祁阳有些配不上她了。

    初月被顾母灼灼的眼神盯着,她察觉到了对方情绪上微妙起伏,似乎已经?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便主动拒绝,“我会离开祁阳的。”

    “你要多少钱?”

    熟悉的话语再次传来,初月看着对方。

    美丽的女人。

    她漆黑的眼神静得看不出?情绪,似乎在冷静客观的评估着自己的价值。

    初月掀起眼皮,“我不需要,再加上,我不缺钱。”

    “我是说——”顾母声?线微沉下来,“你要多少钱才可以跟祁阳继续交往下去?他为了你,每天都?在家里?茶饭不思,我知道他除了你不会再有第二个这么喜欢的人了,所以我愿意花钱买你的时间去陪伴他。”

    初月甚至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这个骄傲的女人嘴里?说出?的。

    她明明记得上一世!

    顾母笑了笑,“我知道,你很优秀。你打算继续读书深造也好,毕业后先工作积累经?验也好,我作为顾家的人,会祝你一臂之力,我当然也为我儿子跟这么优秀的女孩交往感到自豪,他眼光不错。”

    初月张了张唇。

    是啊……其实早就改变了。

    上一世的她,勉强上了个三本大学,读的还是最花钱的艺术专业,是顾祁阳掏钱送她读书。

    浑浑噩噩的,她只记得自己嫁给顾祁阳后,仿佛失去了一切尊严,即便有他的爱,在顾家也完全抬不起头。

    初月长?久地?依靠着椅子,好久,她双手捂住脸:“我该怎么办呢……?阿姨,实话告诉你,追求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要看祁阳接下来能?不能?让我开心?才可以。”

    ……

    时间一晃就到了两周后。

    初月在学姐们的邀请下,决定去杭市。

    那里?最近举办的世界级赛事正巧需要医学系的志愿者,她的英文流利,上次的世界运动会上表现可圈可点,飞机刚落地?,初月就跟着学姐们一同开始了紧张的培训。

    骄傲是挺骄傲,尤其是被各种人夸奖自己的能?力,但也真的忙得不行。

    活动落幕的前一天,主办方允许他们这些志愿者们出?去玩,时隔半个多月才从封闭空间走出?来,初月走在了大街上,先联系了爸爸后,很快就没事干了。

    “月亮,走啊。”

    “快点来嘛~怎么在发呆?想?男朋友了?”

    几个在杭市读书的女孩,都?是她这次新认识的朋友,从后面挽住她,拉着她出?去玩,等几个女孩回来,时间早已到了十一点,离她们住的酒店只剩下几步了,初月的脚步忽然停下。

    门口等待着的男人身形颀长?高大,清俊挺拔,灯光错落下,那张笼罩着自信与从容的脸愈发的英俊帅气。

    “连绪……”初月想?不到,他会来。

    一旁的女孩们都?惊讶不已,很识趣的把剩下的时间留给二人。

    “你来做什么?”她仰起头,看着宋连绪朝着她一步一步靠近,精致的下颌,英挺的鼻梁,与生俱来的傲气,却并?不咄咄逼人。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