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困在时间里的她 > 11、第 11 章

11、第 11 章

目录

    宋语冰实在不明白老天爷到底在搞什么把戏,先是把她困在了时间的夹缝中,在她挣扎多次却依旧无法逆转时,又“网开一面”,给了她多一天的时间。

    这种感觉,就像是猫咪在戏耍老鼠——让它多跑一会儿,才更有趣。

    宋语冰在心里狠狠骂了几句老天,骂完了,解气了,立刻重振旗鼓,开始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办。

    她从小就是一个非常有“计划性”的人,与那些仅凭一个灵感就信马由缰开文的作者不同,她在做任何事之前,都会列出一二三条。

    秦曼总开玩笑,说她就是那种连“洗头”“倒垃圾”都会严肃写在todolist上的家伙。

    宋语冰随身的小包里永远有纸笔,方便她能迅速记下灵感。

    她伏在桌上,一字一字的记录下来,把线索理顺。

    第一,x去佛寺还愿(什么愿望?)

    第二,x去私人宴会赴约(宴会主人是谁?)

    第三,555豪车队(疑似hiso)参加宴会

    第四,车队离开后,x在宴会上自杀(?)

    第五,x居住在富人别墅区。

    宋语冰在“自杀”两字下,划了重重的两道横线。她现在基本可以确定,夏婵并不是自杀的,或者说,她不是主动赴死,而是被人逼迫的。

    根据两人之前的短暂接触,宋语冰发现,夏婵是一个内心很强大的人。她即使被“全网黑”,依旧淡定自若,并未受外界影响,只身远赴他国,寻求解决办法。她怎么可能在事情有转机之际,突然轻生?

    最主要的是,她们已经约好了第二天要见面!

    这些反常,都指向了那晚的宴会,以及那几辆神秘豪车。

    只有弄清豪车的主人是谁,才能把谜题攻破。

    “所以——这个x是主角吗?”

    就在宋语冰沉浸于线索之中时,桌子对面伸过来一只手,那只手看起来肉乎乎的,骨节圆润,指甲盖上镶着闪闪发光的水晶钻,洋气无比。

    手指的主人敲了敲桌子,指向了“x”。

    宋语冰一怔,抬头看向坐在对面的闺蜜秦曼。

    “你说什么?”

    “我说这个x啊。”秦曼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一派天真,“你难道不是在写新故事的大纲吗?”

    现在,她们两人正在路边的一家甜品店休息。这是一家赫赫有名的网红店,在所有社交平台都非常火爆,她们在这里坐了一阵子,身边的客人来来去去,全是妆容精致的美女尤物。

    时间倒退回今天早上,宋语冰在得知自己“多”了一天后,欣喜之余又找不到前进的方向。秦曼看她状态不好,决定今日不去景点也不逛商场,就找个网红甜品店好好休息一天。

    宋语冰对打卡网红店没有任何兴趣,本来想拒绝,但是秦曼告诉她,自己选的那家网红店,在素坤逸区。

    素坤逸区——知名的富人区——也是夏婵居住的地方。

    正因为此,宋语冰跟随秦曼来到了这里。

    秦曼是一个十足的享乐派,好不容易来到网红店,当然要把所有招牌甜品点一遍。宋语冰不喜欢吃甜,她在菜单上翻翻找找,不认识的豆芽字看得她头疼,干脆随便一指,选了个经典奶茶。

    t国是热带国家,奶茶是这里最常见的饮料,冰多到几乎要溢出杯子,这样才能冲淡奶茶里过分的甜味。宋语冰正要喝,秦曼却挡住她:“等等!我还没有拍照!”

    “……”宋语冰无奈,只能把奶茶推到秦曼面前,等所有甜品上齐了拍大合照。

    在秦曼专注于拍照p图时,宋语冰翻出了自己的小本子写下一二三四条线索,没想到却被秦曼注意到了。

    “你照片p完了?”宋语冰问。

    “没p完,回去再说。你别给我转移话题啦!”秦曼指了指宋语冰的小本子,兴奋地问,“你新文有灵感了?这次是什么故事,悬疑吗!”

    在宋语冰的笔记中,夏婵用“x”指代,秦曼只当x是小说里的主角,却没想到这荒诞的故事就发生在自己身边。

    秦曼是宋语冰的忠实读者,宋语冰写过的每一篇小说,她都是第一个阅读的,而且每次阅读后,都会大吹特吹彩虹屁,情绪价值完全给足。

    秦曼追问:“x是主角吗?可是主角怎么能一开篇就死掉呢。”

    宋语冰想了想:“x是主角之一,这是一个悬疑小说。x一开篇就在宴会上死了,而且看起来很像自杀;另一个主角是侦探,要根据手里掌握的线索,调查x的死因。”

    “只有一个侦探?”

    “你还想有几个侦探?”

    秦曼啧了一声:“从古到今,侦探总要配助手!就像福尔摩斯有华生,狄仁杰有元芳,柯南旁边也有一群小学生!如果你是侦探的话,那我就是你的助手na。”

    “你?”宋语冰差点笑出声,“我可没见过哪个侦探的助手像你这样,每天都在逛街和打卡网红餐厅。”

    “你不要小看我啊!”秦曼把宋语冰的小本子拉到自己面前,皱着眉头看着上面写的几条线索,冥思苦想了一阵,可惜实在找不到什么突破口。

    宋语冰揶揄她:“这就放弃了?”

    秦曼切了一声,把她的小本子翻得刷刷响。

    刚巧,下一页记录了一串用t国语言书写的地址——那是夏婵的地址。

    之前在四面佛寺时,夏婵让dina递给她的名片,名片设计简约,一面印着线条构成的莲花,另一面是一串t国语言的地址。

    t国语言不像中文一样横平竖直,带着鲜明的热带地区文字特征,笔划弯曲,且没有标点符号进行分割。宋语冰拿到名片后,努力背下了那一串复杂的符号,在重生之后,立刻默写下来。

    只不过,t国语言的记忆和书写难度都太大了,宋语冰即使再怎么努力,也只能记下百分之七十。

    “这是地址?”秦曼注意到这串文字里有门牌号,“是什么地方?”

    宋语冰含糊地说:“……我早上不是说,我有个朋友在吗?这是她之前留给我的地址,但我记得不牢靠,只知道是在素坤逸区。”

    可是素坤逸区太大了,富人区从通罗延伸到蓬蓬,别墅紧挨着别墅,道路规划也弯弯绕绕的,根本找不到方向。

    秦曼问:“那你问问朋友,再叫对方给你一次详细地址呗。”

    “这朋友我没那么熟,算是……工作关系认识的吧。好久没联系了,我有点担心她,所以才想去看看她。”

    刚才秦曼去洗手间时,宋语冰就拿着这个地址问过这里的服务员了。但是她们说这串句子有问题,可能是宋语冰哪几个字母写错了,语句有问题,根本连不成一个完整的地址。

    听到这里,秦曼挑起一边眉毛,用同样的话术嘲笑她:“这就放弃了?”

    “那你还有什么办法?”

    秦曼啧了一声,一副“姐给你开开眼”的表情。

    下一秒,她清了清嗓子,转向她们旁边桌的一对贵妇打扮的客人。

    两位贵妇人看上去三十五岁左右的样子,妆容精致,衣着简约又高级,谈笑间很是亲昵。

    秦曼对上了旁边客人的眼睛,冲她们扬起了一抹热情的笑容,笑盈盈地开口:“p卡p卡……”

    秦曼在国外留过学,英语很流利,和两位贵妇人相谈甚欢。秦曼先是称赞了她们的限量版包包,又提到她们的皮肤很好,早就听说t国美容行业发达,接着问,自己是游客,有没有推荐的必打卡的餐厅?就这样聊了十来分钟,聊到气氛热了,她才不好意思地拿起小本本,指着上面的地址说,这是她一个老朋友的住处,但是地址写错了,只知道是在素坤逸区,能不能帮她找找这个地方?

    两位贵妇人接过她手里的小本子,仔细看了看,其中一位摇了摇头,说从没见过;另一位沉思了一会儿,忽然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贵妇人说得是t国当地语言,秦曼和宋语冰听不懂,只耐心的等待着。

    很快贵妇人挂断了电话,告诉她们,她虽然没见过这个地址,但是她曾经在家中花束的包装上见过宋语冰画下的那个莲花符号。

    t国是佛教之国,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家中供奉佛龛;同时,t国也是鲜花之国,每逢大小节庆,都需要大量的鲜花供奉在佛前。

    穷人会去鲜花市场购买切花,再由家中的女主人和女儿辛苦加工。但是对于有钱人来说,只要肯花钱,什么样精美的花束买不到?

    “我刚才打电话问了家里的管家,这个莲花图案来自一家新开的高级花艺店。虽然只开了短短几个月,但因为花艺师审美优秀、鲜花品种又多,所以很受欢迎,据说他家的花艺师曾经服务过hi-so。”贵妇人说。

    她重新在宋语冰的本子上写下新的地址,又贴心地翻译成英文:“这样你们应该就能找到了。”

    宋语冰真是没有想到,困扰她这么久的难题,居然就这样迎刃而解了!

    走出甜品店时,秦曼得意地一叉腰,冲宋语冰挤眉弄眼:“怎么样,我这个华生还挺有用的吧?”

    宋语冰真心实意道:“曼曼,你真是帮大忙了。不过你怎么确定那两个贵妇会知道这家店?”

    “我不确定啊。”秦曼耸了耸肩,“不过你问服务生肯定没用的,即使这家店开在富人区,但是这里的服务生每天忙着打工,哪里知道店外面发生了什么?富人区的事情当然要问富人,反正问问又不花钱,她们要是不知道,就问下一个人呗。”

    宋语冰:“……”

    这是什么炸裂社牛啊。

    秦曼又说:“对了,我才知道你居然有个花艺师朋友。”

    宋语冰心想,她也是才知道啊。

    她们走出甜品店,打了辆车,直奔那家花艺店。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