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暂未分类 > 困在时间里的她 > 12、第 12 章

12、第 12 章

目录

    第十二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

    这里明明是最繁华的富人区,可这座小院却幽静至极,它是藏于这纷乱世界里的一方小小天地,刚一踏入,就让人不由自主地变得心静。

    院子里到处栽种着茂盛的热带植物,这些植物的叶子宽大肥厚,成为了天然的屏障,遮住了幽静的石子路,又有大簇大簇不知名的花朵从叶片的缝隙中探出来,开得热烈,开得骄傲。

    早有一位工作人员等候在石子路旁。那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当地姑娘,身穿一套素色的良敦装,良敦是t国最日常的传统服装,由一件长及脚踝的筒裙和圆领长袖上衣组成,显得人挺拔干练。

    宋语冰和秦曼跟在那位年轻的工作人员身后,踏上了石子路,走进了这座神秘且幽静的小院。

    “哇,这里好漂亮啊~”秦曼怡然自在,淡定的样子仿佛真的是来网红探店。她掏出手机左拍拍、右拍拍,记录下这里的花草布景。

    领路的姑娘十分自豪地用英文为她们介绍,说庭院里的植物栽种都经过特殊设计,全部是昂贵且极为少见的品种,在素坤逸区再也找不到第二家了。

    她们一路沿着石子路前行,经过一道拱门,眼前豁然开朗——

    ——碧波荡漾,波光粼粼。没想到在院中居然有一座小小的观赏池,池内莲花朵朵,清风拂过,莲花微微垂头,别有一番野趣。

    池旁矗立着一座爬满花藤的二层小楼,楼前有不少工作人员进出,他们搬着成筐的鲜切花材,十分忙碌。

    t国的花艺审美独成一脉,与世界其他国家都不相同。这里不插花,而是把花材加工后,穿成圆环、折成宝塔,甚至还会用针线把一粒一粒的花苞穿在一起,组成全新的纹路。最常用的花材就是荷花与茉莉,现在小楼外就摆放着成筐的茉莉,散发出沁人的香气。

    一道身材精瘦皮肤黝黑的短发女子正站在小楼前,指挥其他工人工作。

    宋语冰认出了她——她正是一直跟在夏婵身边的女保镖dina!

    宋语冰脸色如常,不敢露出一点异样。看到dina,她终于可以放心,看来自己没有找错地方,夏婵一定就在这里。

    dina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立刻转过了身。当她注意到跟在领路人身后的宋语冰和秦曼时,她眉头重重的拧起了结。

    她语气急躁,立刻用t国语言质问起领路的小姑娘。

    领路的小姑娘面露胆怯,也用相同的语言回答。

    秦曼好奇得瞪大眼睛,用胳臂肘捅了捅宋语冰:“她们在说什么呀?那个黑皮肤的好像是在骂人耶!”

    宋语冰摇了摇头。

    秦曼叹口气:“还是应该再多学一门语言,要不然前排吃瓜都吃不清楚。”

    宋语冰欲言又止,只能提醒她:“慎言。”

    秦曼根本没往心里去:“哎呀没事的,咱们听不懂她们说话,她们也听不懂咱们说话嘛。”

    宋语冰:“……”

    那可不一定啊。

    秦曼话音刚落,那边厢dina也教训完了领路的小姑娘。

    皮肤黝黑的女保镖转向两位异国来客,表情分外严肃,冰冷冷地像是机器人一样。

    下一秒,dina就用流畅的中文说:“两位女士,十分抱歉。我们花店采取会员制度,每位客人都需要提前预约。这位员工是新来的,她听你们说是xx夫人介绍来的,就擅自把你们领进来了,但是很抱歉,我们今天的预约已经满了。”

    她说话时,目光直接落在了秦曼的身上,盯得秦曼的脸瞬间涨红了。

    秦曼尴尬极了:“……原来你会说中文啊。”

    一想到她刚才还当着人家的面“吃瓜”,她就觉得浑身痒痒。

    dina摆出送客的架势,但宋语冰好不容易踏进门,怎么舍得走?

    宋语冰说:“我们早就听说t国花艺与众不同,就算不能预订,也想欣赏一下。”

    dina不为所动:“刚才我已经说过,我们这里是预约制度,不接外客。”

    宋语冰又说:“我们从中国远道而来,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吗?有传言说你家的花艺师之前为hi-so服务,难道这就是hi-so的待客之道吗?”

    “这位女士,”dina的视线冷冰冰扫过来,她虽然个子只有一米六,但眼神里的力量却很可怖,“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传言。但是我们小姐和hi-so并无关系,请不要再纠缠了,我会叫保安请你们离……”

    说着,dina向周围的男性工作人员打了个眼色,那些原本正搬运花材的男人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鲜花,向着宋语冰和秦曼的位置包抄过来。

    他们看似普通工人,但动作敏捷,自动形成一个包围圈,慢慢收紧,一看就是训练有素之人。

    秦曼吓到了,噌一下攥住宋语冰的胳臂,结结巴巴地问:“语冰语冰,咱们,咱们要不然还是走吧。我看这个花店,也不是非看不可na。”

    她的手指用力,几乎是“掐”着宋语冰胳臂上的肌肉,漂亮的美甲深深陷入皮肤,但是宋语冰顾不上疼痛,依旧紧盯着dina。

    宋语冰正在思考,她在权衡要不要告诉dina她是来找夏婵的。可是她又没办法向dina解释,她是如何知道夏婵就在这里。

    然而就在此时,dina忽然抬起手,制止了安保们的动作。

    “等等,”dina说,“刚才,她——”她伸手点了点秦曼,又看向宋语冰,“——她叫你什么?”

    宋语冰心中一动,立刻说:“语冰,我的名字,夏虫语冰的语冰。我是个作家,笔名叫与冰,表示链接的那个‘与’,冰雪的‘冰’。”

    秦曼猛地一扭头,震惊地看着身旁的闺蜜,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太奇怪了!宋语冰从来不是喜欢用文学给自己贴金的人,她极少告诉外人自己的笔名,怎么今天莫名其妙就说出来了?

    dina眉头皱的更紧了:“写《有风在追我》的那个作家‘与冰’?”

    “对。”宋语冰点头。

    “我们语冰可厉害了,这本小说拿了好几个奖,还拍成电影了呢!”秦曼大胆补充。

    dina疑心大起,继续追问:“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宋语冰回答得滴水不漏:“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是xx夫人介绍的。我是一位作家,最近刚好想写一篇和花艺相关的作品,xx夫人就推荐我们来这里。”

    她说得十分笃定,镇定地回望dina,不敢露出分毫破绽。

    dina面色森然地看着她,心中盘算着宋语冰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

    一切都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就这样过了足有十几秒,dina依旧拿不定注意:“与冰老师,你在这里稍等,我去问问小姐。”

    说罢,dina转身就向身后的小楼走去,只留下其他工作人员看守她们。

    dina一离开,最大的威胁骤然消失,宋语冰这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居然出了一身冷汗。

    秦曼小声说:“那个人好可怕啊,被她盯着的感觉,像是被一只野兽盯上。我算是明白什么叫拦路虎了。”

    不得不说,秦曼的第六感还是非常准的。dina是世界拳王,她若出手,她们两人今天都逃不掉。

    好在dina没让她们等太久,几分钟后,dina便重新回来,告诉宋语冰可以进去了。

    秦曼雀跃极了,小声说:“语冰,看来这里的主人是你的粉丝哦,你一说名字,就放行了!”

    说着,她挽住了宋语冰的胳臂,要和她一起进去。

    “稍等,”dina伸手拦住秦曼,“小姐只让与冰老师上去,还请您跟随我去其他地方休息。”

    一听这话,秦曼当然不肯,闹起来:“为什么啊?我们两个人是一块来的,走当然要一起走!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的,你刻意把我们分开,谁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啊,要是想对我们图谋不轨怎么办啊!!”

    她骨子里刻着“莽”字,哪里知道dina的厉害?

    宋语冰有些焦急,担心dina出手伤害秦曼,赶忙劝她:“没事的,我一个人也可以。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吗?”她借着背身的机会,用口型对秦曼说,“这里的主人是我朋友的朋友,不会有事的。”

    秦曼挣扎的动作一顿,眨巴眨巴眼:“你说真的?”

    宋语冰哄她:“真的。”

    秦曼:“你不会被她们拉去嘎腰子?”

    宋语冰:“不会。”

    秦曼想了想,像小孩子似得:“那要发誓。”

    宋语冰当然顺着她的话,正要伸出三根手指发誓,秦曼却说:“我说的不是你。”

    秦曼看向一旁的dina,颐指气使地伸手点点:“你,你来发誓。”

    dina没想到这还有自己的事:“……?”她觉得荒诞,“我发誓?”

    “对,你发誓。”秦曼大声说,“你发誓,你们不是坏人,不会把我们绑走嘎腰子!如果你撒谎,你们的神仙就永远不会保佑你们na!”

    宋语冰本以为,秦曼如此冒犯的言论肯定会引起dina的不快,但她没想到的是,dina居然真的发誓了!

    而且,dina还从衣服里勾出她贴身戴着的佛牌,指着佛牌发誓:“我,dinasaetang,绝对不会割掉与冰老师的腰子……”

    旁边的宋语冰欲言又止。

    荒诞,非常荒诞。但想到是秦曼要求的,又觉得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总之,在毫无法律意义只有封jian迷xin的誓言之后,宋语冰和秦曼就这样分开了。

    之前领路的那位小姑娘,会带秦曼去旁边的凉亭里喝茶休息;至于宋语冰,她则跟随着d
目录 书签
返回顶部